當前位置頁:首頁 > 紅木文化 > 紅木鑒賞
明式家具“觀賞面法則”
信息來源:中山市富寶軒家具有限公司信息中心 更新時間:2018-03-02 收藏此頁

明式家具乃至明清家具發展的過程中,有一種邏輯脈絡和規則,稱之為“觀賞面法則”。即各個門類的明清家具,隨著時間的推移,每發展一步,觀賞面都會出現增益性變化,形象上增加更多信息。其形態發展過程是由質素簡潔到絢麗繁縟。明晚期、清早期、清中期、清晚期、清末民國,硬木家具發展鏈上,這種變化從未中斷過。

五個層面的表現

“觀賞面法則”有5個層面的表現:一是光素木質構件的組合。表現為各類器物不斷增加光素木質構件的組合,使家具“線形態”逐漸趨近于“面形態”。如以垛邊加寬加厚立面,以重復形式增加韻律感;以攢接、斗簇組成圖案等。這是光素期的常有手段,雕刻工藝興起后,其逐漸式微,清中期后,悄然退場。

二是增加雕鏤,構件由光素發展為雕刻,并不斷加大雕飾面積。如黃花梨光素牙頭平頭案,發展演變后,牙頭由光素變為雕飾螭鳳紋,黃花梨螭鳳紋牙頭平方案發展軌跡如是。

三是加大構件尺寸。分為兩類,一類是雕飾構件的面積逐漸加大。典型的表現,如羅漢床圍板加高、桌椅床低束腰加高、牙板加寬、牙頭加肥等。明末清初的黃花梨光素悶戶櫥牙板、牙頭加寬并加大雕飾,清早期成為黃花梨雕牙板悶戶櫥;二類是有視覺觀賞意味的光素構件尺寸加大。在明式家具演變過程中,除構件加以雕刻形式外,另一種變化形式是有視覺觀賞意味的光素構件尺寸加大。

四是增加構件,分為兩類:一類是增加木質裝飾構件,逐漸增多各式雕飾的絳環板、花牙、掛牙、牙板以及擋板。以玫瑰椅為例,清早期黃花梨玫瑰椅靠背中空,經過增加豎欞、橫棖或券口式牙條,日趨豐滿,最后變為屏風式靠背玫瑰椅。二類是各類明式家具上,發展中增加不同的材質構件,如鑲嵌大理石板、癭木、銅飾件等。時光更替,至清中期時期,家具上鑲嵌瓷板、玉件、剔漆件、銅胎掐絲琺瑯板等,不一而足。如明晚期黃花梨羅漢床,至清早期,圍子增高并嵌大理石的黃花梨板羅漢床出現。

五是造型和結構被改變,明式變為清式,一系列清式家具出現。

“觀賞面法則”不但壯大著家具的雕飾,而且改變著其式樣和結構,不僅是小打小鬧的改良,也有推倒再來的革命。當原式樣阻礙觀賞面效應發展時,原造型和結構被改變,典型的是由清早期開始,清中期勃興的家具式樣大革命,明式家具逐漸演變為清式家具。其典型的款式有:屏風式扶手椅,因其背板雕刻、造型空間極大,成為清式家具的代表,后來極大地搶占了靠背板窄小的圈椅、四出頭椅、南官帽椅、玫瑰椅的制作空間;二是架格,屜層結構橫向劃一的構造,增加了圍欄、豎墻、抽屜、柜門,破壞原有的式樣,成為多寶閣;三是明式家具中原本沒有的、外來的獨梃圓桌,由于具有360度立體觀賞面效果,與當時的審美風尚吻合,受到包括內廷在內的社會各階層的青睞。

“觀賞面法則”效力

清中期后,以紫檀家具為代表的清式經典家具高峰過后,清晚期、清末民初,在普及的城市市民硬木家具中,觀賞面法則仍發生效力,表現為桌、案、幾、椅、凳、柜、櫥上,廣泛使用大理石、癭木。在桌幾牙板下,加通花板,足間加踏板。器物足部回字馬蹄改為荷葉紋、獸面紋馬蹄。架子床變成三塊整木板門罩式等。

在硬木家具系統中,“觀賞面法則”的效力像一個程序,安排著家具面貌之變,長期一以貫之?!坝^賞面法則”效力,悄無聲息,點點滴滴,緩慢發酵。高歌猛進之時,忽如一夜春風,萬樹梨花盛開。這些表現為第一、二、三、四層面狀態。

“觀賞面法則”的5個層面,總體上是一種遞進狀態,但也往往同時發生。如果對“觀賞面法則”進行理論解讀,中外古今藝術理論中,不難找到相關的闡釋。20世紀英國著名藝術史家貢布里希稱此類現象是“名利場邏輯”導致的。

  • 聯系我們
  • 門市:廣東省中山市沙溪鎮隆都家私城A座
  • 全國服務熱線:400-1819-238
  • 電話:+0760-87120388
版權所有:富寶軒紅木家具 粵ICP備15050327號 粵公網安備 44200002443463號 
手机在线av